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在绿洲漫步

——任思绪飞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起了生产队的日子  

2013-04-01 23:55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绿洲漫步
   
       我下过乡,是知青。
       现在回想起来,那些岁月虽然艰苦,但不像文学作品,特别是很多年前的那些伤痕文学描绘的那么枯燥、伤感。至少我感觉有许多乐趣在里面。
       那时的农村确实艰苦,从我们村子放开脚步去走,履之所及不会看到一根电线杆子。到了夜晚,那些幽幽的煤油小灯,根本影响不到夜色的遮盖,只要没有星星和月亮,伸手不见五指真得就是俺们村乃至方圆几十里的真实写照。
       村子里的社员没有城里人那么多诗意般的雅兴,一到夜里,大多是蜷曲在家里,又不舍得浪费2分钱的煤油,更不舍得买上个装电池的戏匣子听戏,早早就脱衣入睡了(那时一个壮劳力一天的工分9分钱,2分钱可以在大队的池塘买上两条一扎长的鲫鱼了)邪恶点想:社员之所以生孩子多,除了多增加几个劳动力,传宗接代以外,这也是他们不多的乐趣之一吧。
       我们知青不敢尝试社员们夜晚的这个乐趣。不是不想,是害怕一不留神有了‘革命后代’,那可不是什么伟大、光荣、正确的选择,因为这样做极有可能会彻底扎根农村干革命了,他们还怀着一线回城的期待。
       队里的小芳们对城里来的知青有一种神秘感,她们觉得这些城里人命好,知道的事儿多,是上天顾念的一个群体,所以她们很喜欢跟知青交往。你只要看上了队上的哪个小芳,别管那小芳平时是开放还是羞涩,她们大多不会拒绝你跟她来往,她们的家长平时即便很传统、保守,一般也不会阻止自己的女儿跟男知青们疯癫,即便是晚上约会他们也会装作看不见。因为前边说的期待,男知青们可以跟小芳拉拉手,甚至脑门碰触,但绝对不能跟她那个,这是底线。
        本人就遇到过两位很好的女孩,都在15、6岁,一位是大队长的女儿,一位是富农的女儿,都比较内敛,当然长得也不赖。大队长的女儿稍有些优越感,我跟她经常开些稍带暧昧的玩笑,有几次她大着胆子请我晚上到村边约会,我拒绝了。那位富农的女儿我晚上也没跟她约会过,但确实对她印象很好,以至于很少跟她开那些带暧昧的玩笑。也许是出身不好的缘故,她更加内敛,很能干,很温柔,很顺从,你说的一切她都认为是对的。我因为那时很瘦,又是知青组长,被照顾到娘们组干活。15、6岁的女孩子放学以后也是娘们组成员。每次下地干活那位富农的女儿都有意跟我挨着,很麻利地干完了自己的活后,接着返回来帮我。休息的时候我会避开其他人,把从知青食堂带来的白面馒头送给她(那可是社员过年才可以吃到的东西),她也不推辞,悄悄地把馒头藏到草窠里。然后在地里拔上一把叫谷蒂的草尖给我,剥开青叶露出像棉花一样的草芯,咬一口绵绵的、甜甜的,听说我稀罕高粱面窝头,她就回家自己蒸好了送给我。
       那时候我开窍的晚,只觉得挺喜欢她,跟她挺聊得来,是很好的朋友,认为她也是这样想的。现在想来,人家一定还想进一步发展,是羞涩和自卑没敢跟我明说。嗨嗨,老了,回忆起这事总觉得有点对不住人家。
       
想起了生产队的日子 - 绿洲漫步 - 我在绿洲漫步
写完此文,网页自动冒出了’谷蒂‘的词条,打开一看确实是那位富农女儿送我的那种可以吃的草尖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